渡鹤NASE

【回忆】蔺晨篇

    独自一人坐在平台旁,看夕阳染红了天际,璀璨地如当年他的生命、他的名字一样。这块平台上,可是承载了自己的一生啊,从很小的时候就在这练剑了。蔺晨这么想着。我们都老了,无论是言家的那个小子,还是掌管十万铁骑的郡主,都老了,都不在了。当年的辉煌,只能在记忆里绽放了。


    赤焰少帅林殊,江左梅郎梅长苏,朝堂客卿苏哲,蔺晨的挚友长苏,飞流的苏哥哥,蒙大统领的、静太后的、萧景琰的……小殊、霓凰的林殊哥哥……你在临终时将他们都安排好了,唯独忘了我。你说,霓凰有聂铎很安心;你说,宫羽就交给豫津那个小子了;你说,景琰性子太直,需要我帮忙,我答应了;你说……你说了那么多,我都答应了,遥想过去,在苏宅里跟你斗嘴,你甩书给我,真是一件有乐趣的事。


    这里一坛青梅酒,就权当送给你的了。你那时候没法喝酒,但可以从这里看到远处淡青色蒙着烟雾的山,现在,我把他送给你喝,你接着看山,接着喝酒罢。你挫骨削皮之时,可是我一直在照料你,你别忘了啊,当时耗得药钱、住宿费,你还没付给我呢。哎哎,我说,要不让飞流再跳一次孔雀舞?


    夜已悄悄地张开怀抱,将这一切融入到黑幕之中。一个白发的老人,孤独地坐在琅琊阁的平台上。

    “爹?爹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“小子,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天黑了,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回头望了一眼那坛青梅酒,仿佛看到了低眉浅笑的他笑说:“这么好心?给我喝酒?”

评论
热度(1)
©渡鹤NASE | Powered by LOFTER